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狠人 > 章節正文
正文第一百九十六章自救
至于第三條同樣是犯了東林黨的大忌諱,因為東林黨的政治主張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廢止商業稅,不要與民爭利。應該說東林黨這一政治主張本意是好的,是為了鼓勵工商業發展,惠商恤民,但是卻導致了明朝的稅收制度變成了畸形,富有的商人只要納很少的稅,國家稅收的重擔全壓在了貧窮的農民百姓身上,尤其是到了明朝末期,為了對抗滿清入侵,朝廷還加征了遼餉,加上天災,百姓飯都吃不飽,只能造反了,另一方面國庫也因為稅賦收不上來變得極度空虛,連軍餉都無法保證足額支付,也是導致明朝敗亡的重要原因。

    所以秦壽一聽劉啟東這么一說就怒了,把徐學聚交待他不要輕易招惹郭致遠,以免節外生枝的勸告拋到了腦后,他總算沒有糊涂到家,知道凡事得講證據,立刻安排劉啟東悄悄潛回古田發動古田的生員士子寫聯名告狀信狀告郭致遠,那些生員士子對郭致遠恨之入骨,一聽有機會扳倒郭致遠,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興奮,還搞出了一個血書告狀的噱頭,教諭顧之謙親自操刀,絞盡腦汁寫了一封“文采飛揚”的告狀信,把郭致遠說成了一個無惡不作的大魔頭,然后齊齊按上了血手印。

    秦壽拿到“證據”后也沒有去找徐學聚商議,直接向朝廷上奏折彈劾郭致遠,順便把生員士子按了血手印的聯名告狀信也附了上去,朝中的東林黨官員一看秦壽奏折上羅列的郭致遠三大罪狀,都怒了,這是大奸臣啊!也不管他們根本不認識郭致遠,紛紛群起而攻之。

    沈一貫一開始還有點蒙圈,這是什么操作啊?郭正域是東林黨人,按說郭致遠就算不是東林黨人,起碼也是和東林黨交好的,怎么反被東林黨人彈劾呢?不過不管怎么說這對他而言是一件好事,他正發愁怎么扳倒郭致遠這個打不死的小強呢,所以馬上也跟著彈劾郭致遠。

    因為是東林黨人內部彈劾郭致遠,所以這回連沈鯉也不好回護了,畢竟他也要考慮大局,要是他這個時候還站出來回護郭致遠,就會破壞東林黨人的內部團結了,也會讓虎視眈眈的浙黨、楚黨看笑話。

    萬歷皇帝向來是懶于朝政的,一看這么多人彈劾郭致遠,也懶得再調查了,直接準奏,下旨將郭致遠撤職,好在他對郭致遠印象還不錯,所以倒是沒有將郭致遠下獄議罪。

    這時張承已經到了京城,而且也把京城的情報站給建立起來了,這次進京郭致遠給了他不少銀子,也算是衣錦還鄉了,本來還準備在京城多待些日子,一收到郭致遠被撤職的消息,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趕緊連夜兼程往古田趕,一路上馬都跑死了好幾匹,人都累瘦了一圈,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送回了古田。

    郭致遠收到消息后也是大吃了一驚,他也沒想到秦壽這么不講究,一上任就對自己下死手,好在張承收到消息及時,而圣旨下來還有一段時間,他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差趕緊想辦法自救!

    可要怎么自救呢?將郭致遠撤職的圣旨已下,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萬歷皇帝自己改變主意,收回旨意,但是這又談何容易哦,在這個時代皇帝說出來的話都是金口玉言,不可能隨意改變的,要讓萬歷皇帝收回旨意簡直難如登天!

    而且郭致遠不可能親自跑到京城去說服萬歷皇帝改變主意,所以只能通過萬歷身邊的人幫自己說話才行,而且這個人還必須是萬歷非常寵幸的人,否則不可能有這么大的能量,郭致遠認識的人當中符合這個條件的只有陳矩,但是陳矩雖然對郭致遠印象不錯,但以陳矩的性格卻不可能為這樣的事幫郭致遠說話,上次陳矩幫郭致遠是因為涉及國家大義,才會出手,像這種只涉及郭致遠私人的事情就不可能能請動他這尊大神了,而且陳矩不愛財,郭致遠想賄賂他也不可能,所以這條路也走不通了。

    好在郭致遠通過妙衣坊又搭上了另一條線---鄭貴妃!鄭貴妃深受萬歷皇帝寵愛,只要她愿意幫郭致遠說話,那郭致遠就有救了!枕頭風可是向來無往不利的!

    要說服鄭貴妃幫自己說話也不容易,說起來在妖書案中郭致遠還壞了鄭貴妃的好事,因為鄭貴妃是希望自己的兒子福王頂替朱常洛當太子的,不過兩人地位差距太遠,鄭貴妃多半不知道郭致遠的存在,即便聽說過他的名字也早忘了。

    郭致遠對于說服女人還是有辦法的,鄭貴妃雖然身份高貴,但是再高貴的女人也是女人,女人都愛美,對于一切能讓她們變得更美的東西都沒有抵抗力,這一點從鄭貴妃對于旗袍的喜愛上就可以看出來,所以郭致遠馬上想到一件針對女人的大殺器---高跟鞋!

    高跟鞋對于女人的誘惑力自然不用說,穿上高跟鞋,女人的身材曲線立馬就凸顯出來,可以說是讓女人瞬間變得更美的神器!所以女人的鞋柜里永遠少一雙高跟鞋,哪怕穿著再難受也要穿!

    原本郭致遠在發明出旗袍之后就準備順道把高跟鞋也發明出來的,只是他考慮到不能一次弄出太多不屬于這個時代的東西,所以才暫時擱置了,現在郭致遠卻是無比慶幸當初的謹慎了,要是當初就把高跟鞋弄出來了,現在他一下子到哪里去弄能保證打動鄭貴妃的東西呢?

    郭致遠馬上把工坊的能工巧匠全部找來,現場畫出高跟鞋的草圖,讓他們連夜趕工為鄭貴妃定制一雙高跟鞋出來,為了保證打動鄭貴妃,郭致遠也是下了血本,這雙高跟鞋以玉石為底,金絲鑲邊,鞋面上還配了兩顆大東珠,端的是珠光寶氣,任何女人看到都會挪不開眼。

    這么多能工巧匠連夜趕工,也足足用了三天才把這個時代第一雙高跟鞋趕制出來,郭致遠也不放心別人去辦此事,只得再次勞動張承帶著這雙這個時代獨一無二的高跟鞋趕往京城,除了高跟鞋,郭致遠還讓張承帶上了已經出版的幾期《興明報》,好不容易有了接近萬歷皇帝的機會,郭致遠當然不僅僅滿足于自救,還要抓住這次機會打一個漂亮的翻身戰!否則就算這次保住了官位,自己仍然在秦壽手下當官的話,仍然會處處受制于秦壽,而且被動防御從來不是郭致遠的性格,既然秦壽對自己動了手,郭致遠就不可能忍氣吞聲,必須得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

    張承也知道茲事體大,此事不僅關系到郭致遠的命運,也關系到他自己的命運,也顧不得辛苦,再次快馬加鞭日夜兼程地趕往京城,一到京城,就到妙衣坊找到了沈玉娘,把高跟鞋交給了她,同時又把郭致遠囑咐要沈玉娘帶給鄭貴妃說的話詳詳細細地告訴了沈玉娘。

    本來沈玉娘要見鄭貴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恰巧鄭貴妃在妙衣坊訂做了一款新款旗袍,而沈玉娘又告訴宮中的太監說妙衣坊出了一款最新款的產品要獻給鄭貴妃,所以很快得到了鄭貴妃的召見。

    當沈玉娘把裝高跟鞋的玉盒打開,鄭貴妃的目光就被里面那雙高跟鞋吸引住了,把高跟鞋拿了出來愛不釋手地拿在手中把玩著,十分驚奇道:“這是何物?像是鞋履,可這么高的鞋跟穿上如何能行走呢?……”

    沈玉娘早知鄭貴妃會是這樣的反應,因為她第一眼看到這雙高跟鞋的時候也同樣被驚艷到了,就微微一笑道:“這是我妙衣坊推出最新產品,全國只此一雙,絕無第二,我家公子特意囑咐奴婢獻與娘娘,說只有娘娘方能配得上此鞋,娘娘可以穿上旗袍再配上此鞋試試,便知此鞋之妙處了!……”

    鄭貴妃迫不及待地換上了一身旗袍,再穿上高跟鞋,馬上就感受到高跟鞋的神奇了,鄭貴妃長得嬌小玲瓏,所以身高不高,這也是她的劣勢,但一穿上高跟鞋,她的這一劣勢馬上就彌補過來了,不僅身高馬上拔高了一截,身材曲線也馬上凸顯出來,再配上本就十分顯身材的旗袍,讓本就十分美麗的鄭貴妃越發顯得風情萬種,氣質出眾,鄭貴妃自然也感覺到了這神奇的變化,不停地穿著高跟鞋來回在宮殿里來回走動著,又讓宮女和太監們趕緊抬來一面大銅鏡,望著銅鏡中美艷不可方物的自己,臉上了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史書上對于鄭貴妃的評價非常不好,把她說成是一個為了幫兒子爭奪皇位不擇手段的陰險女人,甚至把萬歷二十幾年不上朝也歸咎于她,說是她用美色蠱惑了萬歷皇帝,總之就是紅顏禍水,應該受萬世唾沫的。就是至今尚有為數眾多的歷史研究者,其觀點依然站在四百年前萬歷一朝的文臣一邊。似乎鄭貴妃天生就該安分守己地做任人宰割的妃嬪,而不應有做皇后的非分之想;萬歷皇帝天生就該和王恭妃恩恩愛愛,不應有真正的愛情。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明朝狠人小說   明朝狠人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