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狠人 > 章節正文
正文第一百五十九章慘案
郭致遠自然不知道因為這件事居然讓毒王蜂的心境起了這么大的變化,不過此時他也無心關心此事,因為又出事了,在古田縣轄區的安福里發生了一起慘案,一家五口集體上吊自殺了!

    五條人命啊!這是郭致遠到古田縣第一次發生這樣的慘案,所以他非常重視,親自帶人跑到安福里去勘察現場,當地的里長顯然沒想到郭致遠會親自下來,顯得有些慌亂,郭致遠不禁起了疑心,難道說此案不僅僅是自殺那么簡單?

    上吊自殺的一家戶主叫劉長福,一起上吊自殺的還有他的妻子劉陳氏,和他的三個孩子,兩女一男,最大的也不過才十三歲,最小的才八歲,自殺而死的人死狀是很嚇人的,滿臉青紫,舌頭伸得老長,郭致遠看了一眼就不忍看下去了,尤其是死者中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小孩,更是讓他十分心痛,決心一定要把此案查個水落石出!

    可是跟隨郭致遠一起來的捕頭和仵作查驗現場以后卻向郭致遠匯報,說屋內并無可疑痕跡,五人均系窒息死亡,死前也未劇烈掙扎,應是自殺無疑,郭致遠就奇怪了,既然確實是自殺,那方才那里長見到自己為什么會神色慌張呢?

    郭致遠便把里長叫來再次詢問,那里長明顯有些支支吾吾,只說這劉長福家境本就貧寒,去年又染上肺病,生計越發困難,平時也沒有與人結怨,想是一時想不開尋了短見,郭致遠越發疑心了,不過他要管理縣政也必須要依靠這些里長,所以也不好馬上發火,不動聲色地問道:“死者可還有其他親屬?……”

    “劉長福父母早亡,直系親屬也沒了,關系最近的只有一個堂兄,平日來往也不多,只怕也問不出什么……”那里長小心翼翼地道。

    郭致遠皺了皺眉頭,這里長明顯是不希望自己徹查此事,所以百般搪塞,郭致遠自然不可能讓他如愿,擺擺手道:“本官自有計較,你速去把死者堂兄找來,本官要找他問話……”

    那里長沒有辦法,只得叫人去找死者的堂兄,沒一會兒,人就找來了,那劉長福的堂兄一看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那里長在郭致遠面前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但在百姓面前卻是威風得很,指著那劉長福的堂兄厲聲道:“劉貴福,縣官大老爺找你問話,你可要小心回答!……”

    那劉貴福本就老實巴交,給這里長一嚇越發六神無主了,只知道跪在郭致遠面前瑟瑟發抖,連話都不會說了,郭致遠對那里長本已十分不滿,立刻指著他厲聲怒斥道:“到底是本官問話還是你問話?你給我出去!……”

    那里長被郭致遠訓得灰頭灰臉地出去了,郭致遠將那劉貴福扶起來,和顏悅色道:“劉貴福,你不必害怕,你兄弟劉長福一家究竟為何而死你可知情?你只管如實說來,本官定為你做主!……”

    劉貴福見郭致遠如此平易近人,倒也不像之前那樣畏畏縮縮了,只是仍然顯得十分猶豫,結結巴巴道:“回…回縣官大老爺話,草…草民與我這兄弟也不…不如何來往,不…不知他如何如此想…想不開……”

    郭致遠一看就知道這劉貴福沒說實話,指著隔壁停放劉長福一家尸首的房間道:“若只是一時想不開,為何你兄弟劉長福一家五口俱皆喪命?難道連你那未成年的侄兒侄女也想不開?如此慘案,便是旁人也無法熟視無睹,何況你這堂兄?你兄弟一家尸骨未寒,你身為他們的同胞至親,卻不敢為他們仗義執言,你兄弟一家在天之靈可能瞑目?!……”

    那劉貴福顯然也對郭致遠的話有所觸動,咬了咬牙,再次跪倒在郭致遠面前,嚎啕大哭道:“草民兄弟一家實是被縣里的誠和典鋪掌柜逼死的,求大人為草民兄弟一家做主!……”

    這典鋪就是我們常說的典當行,郭致遠小時候看歷史書也常看書里提到典當行是萬惡的舊社會地主豪紳階級剝削普通百姓的重要工具,但對此并無直觀感受,畢竟后來現代社會也出現了典當行,似乎也沒書中寫得那么可怕,但如今卻親眼目睹一起家破人亡的慘劇發生在自己身邊,而罪魁禍首就是這典當行,所以一聽就眼中寒光一閃,追問道:“這誠和典鋪到底是如何逼得你兄弟一家家破人亡的?你詳細說與本官聽,只要你所言屬實,本官定為你兄弟一家做主!……”

    劉貴福便抽泣著開始講述事情的始末,原來這劉長福一家原本還算不得村里的赤貧家庭,家里有十來畝水田,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但自打去年劉長福突然得了肺病,家境就一落千丈,劉長福本是家里的主勞力,如今得了肺病,身體便大不如前了,不僅無法下地勞作,還需要花錢買藥,一下子就把家底掏空了,劉陳氏不得不帶著幾個未成年的孩子下地勞作,但他們畢竟沒有經驗,所以去年的田地收成就大不如從前了。

    但是賦稅卻是要照交的,縣里的衙役來催收了好幾次(那時候郭致遠還未上任),劉長福逼得沒法只得將家里的十來畝水田抵押給了縣里的誠和典鋪,才勉強交上了賦稅,但是劉長福身體每況日下,自然是沒錢還給典鋪,別說本錢還不上,就連月息也還不上,所以一開春誠和典鋪就來人了要收走劉長福抵押給典鋪的十來畝水田。

    這十來畝水田是劉長福的命根子,他自然不肯就這么讓典鋪收走,苦苦哀求典鋪掌柜再寬限些時日,等田里有了收成一定還錢,這典鋪掌柜就是沖著劉長福家這十來畝水田才借錢給他交賦稅,自然不可能同意寬限時日,而且以劉長福的狀況,地里種出的糧食也絕對趕不上利息增長的速度。

    這典鋪都養了不少身強力壯的打手,當下那典鋪掌柜一下令,幾個兇神惡煞的打手立刻上前強拉著劉長福的手在田地過戶的契約上按了手指印,這十來畝水田是劉長福一家唯一的依靠,如今水田沒了,全家的生計就都沒了,劉長福越想越絕望,便帶著全家尋了短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明朝狠人小說   明朝狠人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