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狠人 > 章節正文
正文第四十二章逃婚
要說郭致遠這大笑神功,就連當朝首輔沈一貫都著過他的道,更何況這李進呢,所以他心里也有些打鼓了,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地冷冷道:“你為何發笑?可是心中有鬼?”。

    “啊~啊~官人啊~”就見郭致遠突然聲線一轉,男聲變女聲,同時手捏蘭花指,放在鬢角一比,嘴角輕輕嘟起,一聲比一聲柔媚一聲比一聲更似女聲,倒是有了幾分花旦的韻味,只是這從一個未化妝的男子身上展示出來卻是有些瘆人了,尤其他那丹鳳眼一眨一眨,還朝李進拋了個媚眼,讓李進心中好一陣惡寒,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寒顫!

    而這時張承等人也都被驚動,穿好衣服趕了過來,張承護主心切,拔出腰間的繡春刀,直接擋在了郭致遠面前,對李進等人大喝道:“放肆,竟敢驚擾我家大人!”。

    徐光啟則是直接亮出了郭致遠的公文印信,義正辭嚴地正色道:“我家郭大人乃朝廷命官,按大明律除非爾等持有上官令牌,否則無權對我家大人住處進行搜查!……”。

    那李進心里也有些打鼓了,他也聽說過朝廷中有些大人物有斷袖之癖,偏好男風,有不少外形俊俏的下層官員為投其所好,就扮成女裝以身侍之以求晉升之階,眼前這人年紀輕輕就有官身,該不會真是某位大人物的禁臠吧?!

    而且他這次出來雖是奉順天府尹楚弘綱之命,但是這種事楚弘綱自然不可能給他令牌,也正被徐光啟點中了軟肋,加上他被郭致遠那個媚眼弄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渾身不自在,半刻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只得硬著頭皮朝郭致遠拱拱手道:“不知郭大人在此歇息,手下辦事失禮,冒犯了郭大人,還請見諒。我們走!”說罷,就帶領一干人等逃也似的離開了客棧。

    “大人,您沒事吧!”張承一心護主,倒也沒想太多,隨口問了一句安。

    倒是徐光啟觀察細致,瞧出剛才那李進表現有些怪異,有些奇怪地道:“公子,我看方才那官差看公子的眼神有些怪異,莫非公子之前與他有什么瓜葛不成?……”。

    郭致遠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一時間倒不知該如何回答徐光啟了,這時躲在屏風后的楚婉兒再也忍俊不住,撲哧笑出聲來,從屏風后轉了出來,指著笑郭致遠道:“看不出你扮女子還真像那么回事,這要是穿上女裝,抹上脂粉,都可以當我的姐妹了,哈哈!……”。

    楚婉兒越想越覺有趣,笑得前俯后仰,渾然忘了之前那讓她羞憤欲絕的一幕,郭致遠被她笑的越發尷尬,俊臉一紅,白了她一眼,沒好氣道:“你還笑?!方才差點被你害死!……”。

    而在場的其他人見郭致遠房內突然多出一個女扮男裝的女子來都愣住了,張承是認識楚婉兒,望向郭致遠的目光驚異中又有幾分蔥白,我滴個乖乖,我家大人果非常人,居然將順天府尹的千金都一起拐來了!

    徐光啟則只當是郭致遠荒唐,耐不住旅途寂寞,居然在房內藏了一個美女享樂,他的性格是比較方正的,自然心中不喜,就皺起了眉頭。

    郭致遠一看徐光啟的眼神就知道他誤會了,徐光啟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忽悠來,不,拉來的臂助,要是因此對自己失望,棄自己而去,那可就真冤死了!連忙解釋道:“先生誤會了,這位楚姑娘乃是順天府尹楚大人的千金,我也不知她為何會出現在此,剛才事急從權,所以……”。

    說著又瞪了一眼仍笑個沒停的楚婉兒,惱怒道:“別笑了,說你呢!到底怎么回事?!……”。

    楚婉兒這才想起自己身處的環境,煩心事一下子又被勾起來了,收起笑容,愁眉苦臉地嘆了一口氣道:“唉,這個就說來話長了……”。

    原來,這楚婉兒天生伶俐好動,專喜歡查案,整天竟是做些男兒之事,對那些三從四德,針織女紅卻是完全不敢興趣,在明朝這個對女子束縛苛刻的時代,那順天府尹楚弘綱怎能讓女兒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胡作非為”,沒有禮數,他怕傳出去壞了自己在京城的名聲,早就巴不得將自己的女兒嫁出去了,但奈何一直沒能尋覓得門當會對的好人家。

    也確實好事來得巧!就在京城廣濟寺舉行廟會的時候,這一聽說有廟會,楚婉兒哪里還在家閑得住,帶上丫鬟小蘭便去看些熱鬧。正好與兵部尚書蕭大亨的孫子蕭友翰打了個照面。

    這蕭友翰乃是紈绔子弟,又是蕭家的單傳,自然是嬌生慣養,平時性好女.色,雖知見了楚婉兒一面,卻驚為天人,念念不忘,回去便與蕭大亨訴說提親之事。

    這蕭大亨也是想早點在有生之年看到蕭家的香火延續,對方又是順天府尹楚弘綱之女,福王黨人,兩家聯姻必能在朝中擴大勢力。于是,在某次早朝過后,兩人相約到楚弘綱的府邸喝茶,二人談笑間,蕭大亨便表明了來意,這一聽,也是把楚弘綱給高興壞了,女兒能得到尚書大人之孫青睞,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大好事,自是滿口答應。

    不日,媒人便上門來提親了,好在小蘭恰巧從客廳外經過,聽得此事,趕緊慌慌張張的跑去報告小姐,楚婉兒一聽,就炸鍋了,她腦海里從沒有什么三從四德的概念,對這包辦婚姻自然是十分反感,而且她對蕭友翰一無所知,誰知道那蕭友翰是不是麻子臉,羅圈腿啊,又或是個品行無良的登徒子呢,加上她自在慣了,這要嫁做人婦,從此束縛閨閣,那豈不是比殺了她還難受,所以她立刻跑去與楚弘綱大吵一架,堅決不答應這門婚事。

    楚弘綱眼看這么好的親事上門,怎能由得楚婉兒小性子,便讓人把楚婉兒鎖了起來,還放了狠話,這門親事楚婉兒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他已與蕭大亨敲定吉日,不日就要成親!

    (PS:寫《入仕》的時候正好寫到一個以明前茶產業發展經濟的情節,就順便幫家鄉的茶農做了個廣告,沒想到無心之舉盡然幫家鄉的茶農打開了一條新的銷售渠道,很多讀者找我買了茶葉都說好,今年清明節還沒到就找我要預訂了,能夠用自己的微薄之力為家鄉做點事我也很高興,今天家鄉的茶農告訴我今年的明前茶已經新鮮面世了,明前茶的珍貴大家如果不了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因為是茶農自產自銷,所以比市場價便宜很多,大家有興趣的可以找我,加我微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明朝狠人小說   明朝狠人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