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狠人 > 章節正文
正文第三十八章心灰意冷
這次徐光啟倒是沒有馬上出言拒絕,此時他的心里也是十分糾結,一方面他覺得郭致遠年輕有為,見識不凡,又有過硬的背景,確是值得輔佐之人,另一方面他又有些不甘心,跟郭致遠走就意味著徹底放棄了自我,將來再如何也不過是一謀臣,這讓自視甚高的他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經過一番內心激烈的掙扎,最終徐光啟還是婉拒道:“公子盛情,在下十分感念,在下為明年春闈已準備多時,此時放棄著實可惜,若是明年再次落榜,在下必定去尋公子,為公子效力!可否?……”。

    郭致遠一聽這話,心里就涼了半截,因為他知道歷史上徐光啟明年春闈就能中進士了,自己再想打他的主意就基本不可能了,只得暗嘆一口氣,苦笑道:“既是先生心意已決,小子唯有預祝先生明年高中榜首,前程似錦了……”。

    接下來幾天,郭致遠還不死心,差不多天天來拜訪徐光啟,郭致遠專選徐光啟感興趣的話題聊,倒是相談甚歡,讓徐光啟對郭致遠評價更高了,但只要郭致遠流露出招攬之意,徐光啟就是一臉的糾結,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拿之前那套說辭來搪塞。

    過了幾日吏部的正式任命公文終于下來了,果然是外放福建古田縣縣令,而沈鯉舉薦郭正域出任甘肅巡撫的奏折也被萬歷批準了,父子兩都要離京外放,倒成了京城的一段佳話。

    如今郭致遠對說服徐光啟已經有些心灰意冷了,只想著離京之前最后再做一次努力,就再次來到松江會館,徐光啟都快把房間當成工坊了,這幾日已經把自行車的框架做了出來,各種器械零件也鼓搗出不少,忙得不亦樂乎。

    見到郭致遠到來,徐光啟又要拉著他探討自行車的制造問題,郭致遠卻顯得興致缺缺,拱拱手道:“徐先生,在下已經接到吏部正式任命,不日之內就要啟程離京赴任,此次是特地前來就是向徐先生辭行的……”。

    徐光啟神色一滯,明顯有幾分不舍,最后卻只是客套地道:“那在下就只能預祝郭公子一路順風,前程似錦了!……”。

    一時間氣氛又有些尷尬了,郭致遠心說只能下猛藥了,就咬了咬牙道:“徐先生,先生之大才,小子深感欽佩,卻為何屢試不中呢?個中緣由,不知先生可曾細想過?!……”。

    徐光啟眼中就閃過一絲惱怒,這不是揭人傷疤嗎?如果不是這幾日與郭致遠聊得十分投機,他只怕就要拂袖送客了,就有些尷尬地道:“或許是在下才疏學淺,難入考官之眼,又或是時運不濟,世事無常,誰又能必中呢?……”。

    “非也,非也!”郭致遠連連搖頭道:“先生之大才,莫說區區一進士,便是高中狀元亦是輕而易舉,先生之所以屢試不中,實因當今朝廷科舉制度腐敗,朝堂之上黨派紛爭,上位者忙于爭權奪勢,用人唯親,才致使先生這樣的大才被埋沒!……”。

    郭致遠這話就有點大逆不道了,徐光啟雖深有同感,卻不好怎么接話了,只得尷尬道:“郭公子請慎言,恐隔墻有耳啊!……”。

    郭致遠卻越說越激動,猛地站了起來,慷慨激昂道:“先生十九歲即中秀才,至今已有二十余春秋,人生能有多少個二十春秋啊?!我實為先生不平啊!當今之大明看似國泰民安,十分強盛,但實則危機四伏,內憂外患,可笑當朝諸公猶不自知……”。

    “小子雖見識淺薄,亦不敢做井底之蛙,與當下歐羅巴大陸之佛郎機等國相比,我大明實已落后許多,若再不勵精圖治,奮起直追,他日敵國兵臨城下,山河破碎,生靈涂炭,我等猶能寄望于當朝之諸公否?!……”。(注:佛郎機,即當時縱橫世界的西班牙帝國。)

    這下徐光啟真的動容了,當下國人對西方皆了解有限,徐光啟與西方傳教士有所接觸,雖有所了解,但也僅限皮毛,不料郭致遠張口即來,如何不讓他震驚!而郭致遠這一番對大明時弊的抨擊更是震耳欲聾,讓他感覺仿佛靈魂都被觸動了,呆呆地張大嘴巴愣了好一會兒,才驚奇道:“郭公子也對歐羅巴大陸和佛郎機國感興趣?前段時間,我在西儒利瑪竇先生處見過《坤輿萬國全圖》,才知道天下之大,真是浩瀚無垠,而我泱泱中華,也不過是世界極小的一部分而已,郭公子能跟我講一講這西洋國的事情嗎?……”。

    郭致遠心情沉重地道:“西洋各國船堅炮利,火器精良,遠勝我朝,但這卻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西洋各國的國體制度,也遠比我朝民主,在這種民主的體制下,無論是生產力的發展速度,還是科技的發展速度,都要遠勝封建體制,從這一點來說,我們已經輸在起跑線上了……”。

    “民主?!”徐光啟有些疑惑地自語了一句,郭致遠的話仿佛幫他推開了一扇窗,讓他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徹底顛覆了他之前的認知,讓他對郭致遠的態度也變得越發恭謹來,急忙追問道:“那到底何謂民主呢?民主制度又有何優越性呢?請公子不吝賜教……”。

    郭致遠見成功吊起了徐光啟的胃口,反倒賣起關子來了,擺擺手道:“唉,不提也罷,這話要說出來可就太大逆不道了,若是傳出去,你我恐有誅九族之禍,徐先生你還是好好準備一下參加明年的科舉考試吧,相信當你真正進入朝堂之中,一定會對我今日之言有更深刻的感受!……”。

    這當然是郭致遠的欲擒故縱之計,能不能成功招攬到徐光啟這位不世奇才就在這最后一搏了,不過這欲擒故縱之計他之前已經在徐光啟身上用過幾次,可每當他最后提出招攬,徐光啟又猶豫不決了,這回能成功嗎?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明朝狠人小說   明朝狠人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