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明朝狠人 > 章節正文
正文第二十五章何惜此命
郭致遠見陳矩有些猶豫不決,又麻起膽子裝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道:“廠公可是擔心小子胡言亂語觸怒圣上?這點廠公大可放心,小子并非愚鈍之人,豈不知觸怒圣上是要殺頭的嗎?小子若只為洗脫我父之冤屈,只需明日請廠公主持三堂會審,我父是否冤枉自見分曉,又何必甘冒此奇險去面見圣上呢?實因這妖書案多拖延一日,就對我大明江山社稷多一分傷害,若能為我大明多保留幾分元氣,小子又何惜此命!……”。

    這下陳矩真正動容了,郭致遠為了妖書案的真相可以冒殺頭的風險去面圣,自己為他擔些干系又如何呢?就有些激動地顫抖著手點了點郭致遠大聲道:“好!好一個何惜此命!若是我大明的臣子皆有你這等胸懷,又何愁我大明不興啊!就沖你這份赤子之心,雜家就幫你這一回!明日午后,萬歲爺會于啟祥宮內召集朝內重臣討論妖書一案,我會請求萬歲爺明日召你進宮面圣,至于能否把握機會則全靠你自己了!……”。

    見陳矩如此激動,郭致遠不禁為自己忽悠這位值得尊敬的老人有些汗顏了,他之所以要冒險去見面圣自然不是因為他前面所說的那些正氣凜然的理由,而是有原因的。

    一則他雖然已經準備用皦生光當替罪羊來掩蓋妖書案的真相,但如何不著痕跡地將查案者的目光往這只替罪羊身上引卻是個難題,歷史上皦生光被抓是十幾日以后了,那時郭正域已經被整得人不像人了,東林黨人也被打擊得差不多了,元氣大傷,所以郭致遠搶的就是時間,因為他不是要改變歷史,而是推動歷史。

    這時肯定有讀者說了,那他直接告訴陳矩,讓陳矩去搜皦生光的家不就結了嗎?但大家別忘了人都有先入為主的心理,如果郭致遠直接告訴陳矩說皦生光就是妖書案元兇,你去抓吧,陳矩肯定會想這肯定是你這小子玩的把戲,就算陳矩相信了,沈一貫等人也肯定不信,要大做文章,這樣一折騰,時間又耽誤了,所以郭致遠只有直接去見萬歷,把這個大BOSS說服了,其他人就算有疑心也不敢再說什么,所以這才是最直接也最有效的途徑。

    另外郭致遠還有一層私心,就是他既然穿越到這個時代,自然是要有一番作為的,萬歷在位還有近二十年,自己在這個時代能否混得風生水起,很大程度要看這位大BOSS對自己印象如何,能夠借此機會在這位大BOSS面前露下臉,掛上號,今后混起來就容易多了,富貴險中求,郭致遠自然要博一把。

    盡管有自己的小九九,但郭致遠此時對陳矩卻是由衷地起了幾分敬意,真心實意地躬身行禮道:“謝廠公成全!小子必不負廠公所望!”。

    陳矩欣慰地望了郭致遠一眼,揮揮手道:“明日雜家要主持三堂會審,可照應不了你,你自己小心行事,真要觸怒了萬歲,雜家也保不了你,明日你在家靜候,圣上若是準了,雜家自會遣人召你進宮面圣,你先下去吧……”。

    郭致遠一走,李英立刻鉆了出來,向陳矩急忙道:“廠公難道真的信了那小兒的花言巧語,萬萬不可啊!……”。

    “閉嘴!我自有分寸!”陳矩厲喝一聲,李英嚇得雙腿一抖,快速跪了下來,連聲道:“廠公恕罪,廠公恕罪!”,陳矩隨即瞇著的眼睛瞟了李英一眼,幽幽地道:“李英,你在雜家身邊已經有十多年了吧,雜家待你如同父子,你以為你最近去鄭貴妃宮中頻繁走動我不知嗎?雜家還沒有糊涂到那份上!雜家已經老了,你有你的心思,我不怪你……”。

    說到這里,陳矩突然語調一轉,森然道:“但今日之事,你若走漏了半點風聲,休怪我不念舊情!……”。

    李英身軀一顫,也不敢分辯半句,只是頭如搗蒜,砰砰在地上直磕,顫聲道:“小的該死!小的該死!”,直到頭都磕出血來了,陳矩才輕輕地揮揮手道:“罷了,念你伺候雜家多年,這次就既往不咎了,若再有下次,仔細我剝了你的皮!我也乏了,你先退下吧……”。

    郭致遠一晚上沒睡著,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想著明日見了萬歷帝該如何應對,第二日一早就起來了,焦躁不安地在院子里踱著步,還把王喜派到巷子口去守著,讓他見到宮里來人就趕緊回來稟報,畢竟這可是要去見天子啊,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來了,來了!”王喜終于氣喘噓噓地跑了進來,郭致遠心頭一喜,趕緊整整衣裳迎了出去,來的卻是張承,郭致遠大失所望,狠狠瞪了王喜這個冒失鬼一眼,不過對張承卻是不好擺臉色,畢竟張承是在盡心幫他辦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辛苦張大哥了,先進屋喝口茶歇口氣再說……”。

    張承敬服地望了郭致遠一眼,郭致遠不問事情辦妥了沒有,卻讓自己先進去喝茶歇氣,這樣體恤下人的主子可不多,看來自己真是跟對人了,連忙擺手道:“能為公子辦事是小人的福分,何來辛苦,幸未辱命,事情已經辦得妥妥當當了……”。

    原來張承昨天按照郭致遠的吩咐,搜羅一些皦生光之前敲詐他人的證據,又找了幾個破落戶去嚇唬了皦生光一番,皦生光嚇得連夜攜家逃離了京城,此時應該已逃出通州境了,張承又在皦生光家中做了些布置,這才回來向郭致遠回報。

    這算是郭致遠今日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好生夸獎了張承一番,又賞了張承五十兩銀票,讓他先回去歇息了。又在焦急中等待了好幾個時辰,這幾個時辰實在太難熬了,郭致遠等得都快發瘋了,難道萬歷帝沒有同意陳矩的請求,根本不想見自己這個無名小卒,那自己的如意算盤可就全落空了!

    這時王喜又氣喘噓噓地跑了進來,“來了,來了!”,郭致遠沒好氣地瞪了王喜一眼,訓斥道:“王喜,我說你能不能一次把話說清楚啊,到底誰來了?一驚一乍的,你想急死少爺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明朝狠人小說   明朝狠人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