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有一間茅草屋 > 章節正文
正文卷第四十章還有遺言嗎
常玄帶著疑惑走出茅草屋,站在山頭朝遠處望去,這一看之后不由令他勃然大怒。

    五里的距離外,少女岳寧和墨子夜狼狽飛奔,不時慌張的朝后張望。

    兩人身后有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緊隨而至,陡然間從他手中射出一道白光,射向少女的后背。

    少女反應十分的迅速,在白光臨身前的剎那輕巧的轉向,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這道白光。

    什么人,竟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追殺自己寶貝徒弟!

    常玄看到這一幕正是他勃然大怒的原因。

    普通人肯定是無法望見五里外景物的,可修士本就耳聰目明,加上有道觀的加持,常玄輕而易舉的就擁有了類似千里眼的能力。

    岳寧雖然只有筑元境中期修為,她天賦極高,修煉太玄經和追魂劍訣后,越階戰斗不成問題。

    如今她竟被人追得狼狽逃竄,說明這人起碼是金丹境以上的修為。

    追殺岳寧兩人的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家伙,頭臉都蒙在黑袍的帽子里,顯得十分的神秘。

    他露在外面的手掌卻是枯廋如骨,手掌中握著一件黝黑的事物,外形像是圓環,威力極強。

    “桀桀,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回靈煞殿,韓長老若是相中你的話,或許還能留你一命。”

    這人聲音嘶啞的怪笑,難聽至極。

    他手上圓環一動,又是一道白光打出,朝岳寧疾射而去。

    岳寧感受到來自身后的強大氣息,激活了防御法寶翠玉鐲,一道光盾頓時擋在她的身后。

    咔嚓一陣脆響,光盾在攻擊下化為碎片飛舞而去。

    岳寧身形一個踉蹌,唇角溢出一道鮮血!

    她和墨子夜采藥的途中碰到了這名靈煞殿的來人,這人來蠻荒山脈是調查紫面邪修的事情,據他所言紫面邪修乃是什么靈煞殿韓長老的得意弟子。

    紫面邪修最后留下的線索就是在追殺少女岳寧,發給韓長老的信息上言明少女是玄陰魔體,乃是成為爐鼎的絕佳人選。

    韓長老看到信息,紫面邪修又許久未歸,也猜測到肯定是遭遇不測,當即派了比紫面邪修實力更高的弟子前來,為了弟子報仇是假,想把少女岳寧抓回去才是真。

    少女能一路逃到茅草屋,也是因為這人沒有痛下殺手。

    這人打傷了岳寧,身影一個加速,攔住了兩人去路。

    岳寧頓時臉色一變,眼見就要回到宗門了,卻被對方攔了下來,只盼剛才的那番交手能被師父發現,卻不知常玄早在他們踏入五里范圍的時候就已經知曉了這邊情況。

    少女腦中靈光一閃,得說兩句話拖延時間。

    岳寧擦了把嘴唇的血跡,不屑的說道:“你那個同門早死在我師父手里了,你也就比我厲害一點,等我師父來了,看不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這不是威脅,而是在說一個客觀的事實,在少女眼中,自己的師父就是無敵的存在。

    黑袍男子緩步走了過來,并沒有被少女的話激怒。

    放到整個無極界他不算很強,但也不屬于弱者,而蠻荒山脈屬于無極界偏遠地帶,他這樣修為境界已經足夠在這里耀武揚威了。

    以少女的年齡來看,能在他手下屢屢逃生,并擁有極高的戰斗力,說明她天賦極高,若非是韓長老知曉這件事情點名要活抓少女回去,他都想占為己有了。

    墨子夜心里發苦,眼前的黑袍男子無疑很強大,他只恨自己修為不足,無法保護岳寧。

    他聽著少女的話,當即明白了她是在拖延時間。

    墨子夜修為不高卻足夠光棍、無恥,與人對罵這種事情他很擅長。

    他看著這黑袍男子,一身痞氣的說道:“你頂著個大蒜頭就把自己當根蔥了?我勸你若是不想灰飛煙滅,還是趕緊滾蛋的比較好!”

    黑袍男子聞言卻是大笑,對方罵的越狠他似乎越開心,這說明對方黔驢技窮,他很享受看對手狗急跳墻、無計可施的模樣。

    他望著兩人,居高臨下的說道:“師父?就這偏遠之地能出什么高手?只怕他聽到我靈煞殿的名頭,反而會乖乖的把你交出來。”

    墨子夜大概是不想再看這家伙囂張的模樣,干脆用出了他的大招。

    他望了眼遠處山頭的茅草屋,氣運丹田朝那邊大喊道:“師兄,有人欺負你徒弟!”

    其實常玄見岳寧受傷時已經施展神通朝這邊趕來,他一步百丈,墨子夜話音剛落,他已經出現在場間。

    一串虛化的身影由遠極近,最后凝化為實質,驟然的出現在雙方中間,將岳寧和墨子夜擋在了身后。

    “什么人?”

    常玄的驟然出現,令黑袍男子聲音中透出了幾分驚疑,他竟沒察覺到眼前這個青年是如何出現的,這是怎樣的身法!

    常玄面沉如水,冷哼道:“本尊通天教宗主常玄,不似你這宵小,藏頭露尾不敢露出真容。”

    “師父!”

    岳寧叫了一聲,被常玄擋在身后,她只能看到一個偉岸的背影,內心充滿了安全感。

    “啊——師兄,你總算來了。我差點以為見不到你了。”

    墨子夜也是松了一口氣,被黑袍男子攔下的時候,他以為今天自己肯定兇多吉少。

    “放心,這里交給我了。”

    常玄看了墨子夜一眼,見他臉色蒼白如紙,受得傷看起來比岳寧還要重得多。

    “藏頭露尾?可笑!小子,聽好了,我乃是靈煞殿彭海。”

    黑袍男子緩緩解下了帽子,露出一張極為普通的臉龐。

    這是一名中年男子,除了那雙手如枯爪外,沒有其他特殊的地方,那張臉也普通到讓人記不住他的模樣。

    他看了眼遠處那三間破落的茅草屋,眼睛里充滿了譏諷之意。

    “通天教?只有三個人的小宗門?算了,我也不與你廢話,既然你是這個女娃的師父,識趣的話,就乖乖把她交出來。否則別怪我毀了你這道觀,再送你們兩人上路!”

    “這正是我想對閣下說的話,你還有什么遺言嗎?”

    常玄語氣平靜的問,而他望著黑袍男子的目光則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黑袍男子被常玄的態度激怒了,那張平凡無奇的臉漸漸的猙獰。

    這跟他想想的有些大不一樣。

    只要自己亮出宗門和身份,這些人不是應該感到絕望和恐懼嗎?

    靈煞殿兇名遠播,少有修士或宗門敢招惹靈煞殿,即便碰到同樣為五品宗門的弟子,那些修士也唯恐避之不及,因為他們報復的手段極為的殘忍、血腥。

    “我看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也好,大不了殺了你們后再把這女娃擒下。”

    黑袍男子震怒的說,心中想著該用哪一種殘忍的方式,讓對方痛苦的死去。

    他憤怒的爆喝一聲,渾身靈氣激蕩,黑氣向四周散發,竟籠罩了方圓幾十丈的范圍。

    黑袍男子本就穿著一聲黑衣,此時他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隱藏在這如墨的黑色霧氣中。

    岳寧和墨子夜神色大變,看不見的敵人才最為的可怕,因為你不知道攻擊會來自哪個方向。

    常玄卻對這種隱匿身形的法術嗤之以鼻,在安全區的無敵范圍內,別說這人只是用法術藏匿身形,就算他真的變成了一只蒼蠅,也逃不過常玄的耳目。

    “給我滾出來!”

    常玄抬手打出一道劍訣,由靈力幻化的長劍朝著黑暗中激射而去。

    黑暗中猛地傳出一聲痛哼,隨著痛哼濺出一道血水。

    “怎么可能,你怎么會看破我的方位!”

    黑袍男子的聲音中帶著震驚與憤怒。

    他本以為隱藏在黑暗中常玄無法捕捉到他的行蹤,結果大意之下,竟被對方一擊所傷。

    這讓他很不解,更多的卻是震驚。

    剛才那一擊常玄只是隨手所發,結果卻令他受了輕傷。

    就算他沒有防備,也不應該如此,難不成這小子真是一個高手?

    黑袍男子知道對方肯定有什么手段看穿了自己的法術,無法再隱藏自己的蹤跡,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他身上的那身黑袍變成了無數的布條,看著極為的狼狽,而在他右肩的位置,有一道被刺穿的傷口,傷口處還不停的淌著血。

    黑袍男子運功止住血,望著常玄的眼睛里流露出強烈的不安。

    常玄自然不會回答他這個愚蠢的問題,敢在他的安全區裝逼的人,那就先打趴下再說。

    這人既然是來自靈煞殿肯定不會是什么好人,都已經結成仇家了,更沒有放過他的必要,殺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

    黑袍男子見常玄不答,依舊不知死活的陰冷說道:“小子,別以為看破我的行蹤,就吃定我了。看來不給你點厲害瞧瞧是不行了。”

    黑袍男子為掩飾心中的不安,只想盡快的結束這場戰斗。

    他說完這句話,舉起手中的圓環法器,隨著他手上的結印,圓環升上了空中,一道極為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

    這圓環乃是一件下等的靈器,名曰黑冥環。

    黑冥環通體黝黑,主要材料是深海黑冥石,經過邪宗手段祭煉之后,不但威力巨大還蘊含劇毒。黑冥環所經之處,草木盡枯,鳥獸俱亡。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我有一間茅草屋小說   我有一間茅草屋全文閱讀  
31选7走势图带坐标